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在线留言
服务热线:133 3808 0011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产品介绍 新闻动态 应用案例 售后服务 生产设备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010
联系我们
南通弘力重工 产品列表
地  址:江苏海安高新开发区
联系人:盛先生
手  机:133-3808-0011
网  址:www.nthfjb.com
公司动态
 
人民币汇率受中美贸易影响,要用平常心看待
 

 

      一石激起千层浪,中美贸易争端升级引发中国股市和汇率掀起波澜,人民币兑美元大跌千点,企业和自营避险情绪明显升温,市场人士指出,本轮大跌仍属于在全球避险情绪升温推涨美元背景下的正常行情,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短期冲击市场情绪,但不必“杯弓蛇影”。


      他们认为,和2015年底和2016年的两波股汇双杀的不同,本轮汇率大跌主要受中美贸易摩擦和美指走升的双重拖累,市场走势基本遵循定价机制,尚未出现明显恐慌性交易,监管对人民币大幅波动的容忍度亦有所上升;而监管层亦要警惕贬值预期可能恶化的挑战。


      “贸易战引发避险需求导致的美元阶段性急速升值,全球货币普遍兑美走弱,人民币在新兴市场货币中的表现反而是相对稳健和坚挺的,这反映了人民币基本面的夯实。”工银国际研究部主管、首席经济学家程实指出。


      他并强调,人民币基本面没有任何改变,只不过是美元升值的硬币另一面,认为人民币将大幅贬值甚至破七是有失理性的。


      法巴银行中国利率汇率策略师季天鹤亦认为,中美贸易摩擦从实体经济层面看短期对汇率影响不大;但对金融层面的影响较大,最直接的是利率调整,叠加中国央行未跟随美联储升息,引发货币政策宽松微调和中美利差持续收窄预期升温,削弱了人民币支撑,加上季节性因素,汇率短期的确易贬难升。


      多位外汇交易员认为,短期整体人民币还在有限的区间,不会走出很长的贬值趋势,中美贸易争端升级对汇率的影响将是“阶段性的”,企业结购汇相对均衡的格局尚未动摇。


      中信证券明明研究团队报告亦指出,本轮人民币贬值与2016年不同,2016贬值的主因为资本外流,国内企业对外投资加速引发外储下降,加上企业和银行偿还外债、个人购汇流出及借道经常项目的流出,推动人民币贬值和外储下降加剧的恶性循环,引发2016年人民币汇率的贬值。


      报告强调,本次人民币贬值主要诱因是美元走强,总体而言,强势美元给全球市场带来巨大的波动,新兴市场国家货币更是呈多米诺骨牌式贬值,人民币相对韧性较强。


      补跌,但不必恐慌


      尽管有贸易摩擦的干扰,但去年以来连续五个季度的强势人民币行情令企业累积了不少外汇头寸,支撑人民币在本轮美元大幅反弹形势下,相比其他新兴市场货币保持相对偏强的走势,参考对一篮子货币的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频创新高。在这样的基础下,市场人士指出,只要国内经济基本面不发生大波动,在当前跨境资本流动形势相对稳定的背景下,人民币汇率不至于出现大幅贬值,但一波补跌行情恐难避免。


      一般而言二季度是中国传统购汇高峰期的开端,6-8月是境外上市企业分红购汇高峰期,外资企业亦有利润汇回的购汇需求,加上企业在下半年会做一些远期和期权等衍生品交易,都会对汇率构成压力。


      “二季度起(人民币)压力会大一些,每年都是如此,...现在单方向做空人民币的动力还不足,大家判断美元也不会大幅上涨。”一中资行交易员指出。


      程实也强调,其判断9月是美元指数可能的高点,因美国9月第三次加息可能落地,三季度人民币兑美元有压力,但也不至于失控。


      季天鹤强调,未来汇市就看这一波购汇流的强度,现在汇价处于中性位置,贬值不算厉害,很多企业在6.5的位置刚刚解套,不少企业今年很开心,只是暂时不出来,但不代表这些结汇需求没有了,到了高位,还会出来,不难阻挡住贬值趋势。


      事实上,人民币汇率基本面仍有较强支撑。从跨境资金来看,当前中国跨境资金流动形势稳定平衡,资本流出压力较小。其中截至5月底,境外机构持有中国债券规模连续16个月攀升,同比增长82.44%。结售汇数据亦显示外汇供求关系得到改善。


      中国5月银行结售汇顺差环比增逾八成至194亿美元,为连续第二个月出现顺差,外管局发言人称,这主要是企业、个人在汇率预期平稳环境下,自主调节境内 本外币资产的结果,当前中国跨境资金流动形势保持基本稳定,主要渠道的跨境资金流动平 稳增长、总体平衡。


      警惕贬值预期“心魔”再起


      尽管中国人民币汇市的基本面仍相对稳定,但仍要警惕参与机构相对单一而导致的预期一致化倾向,警惕如2016年出现的贬值预期“心魔”再起。


      有中资行交易员认为,受端午节期间多个负面消息集中出炉拖累,尤其是中美贸易争端进入比较实质性的阶段,市场一边倒购汇情绪趋浓,加上近期美元持续反弹,人民币汇率的市场预期有所改变。


      “当前,人民币最大的风险,不是基本面,而是贬值预期凭空再起甚至向心魔演化。”程实提到。他强调,其仍对人民币今年走势依旧维持中枢稳定、双向波动的判断。当前美元在寻顶和筑顶阶段,美元指数上升空间有限,人民币有望在区间内渐次缓解当前贬值预期的压力,维持稳健态势。


      在季天鹤看来,只要没有糟糕的情绪或者恐慌的单边走势,监管层未必会出来,即使出来也不会在这么低的位置,没有这个急迫性,


      “估计央行不到6.7或者6.8是很难出来的,只是央行可能会重新思考利率政策前景。”他称。


      他并强调,从策略交易上来说,可以等待更好的结汇时机,做多人民币。“我们对中国经济很有信心,随时准备做多人民币,从交易角度将看多。”


      此外,市场呼吁监管层加快汇率市场化改革。CF40高级研究员管涛此前亦告诉路透,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应该还有进一步完善的空间,现在预期分化和风险缓解创造了改革的有利条件,并更期盼有实质性的动作,要么汇率形成机制有进一步完善举措,要么就是外汇市场发展。


      中信证券明明团队报告亦指出,面临强势美元,而应该考虑进一步推进汇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促进金融对外开放防止资金过度外流,从而减少市场扭曲,增强中国宏观经济应对外部冲击的韧性。同时可以配合一定的资本管制政策,以实现稳定跨境资金流动的目标。